卷毛拂尘

我可是以挖坑营生的人笑

【周迦】Everglow

姑且算是《Heart Attack》(前篇戳我)的后续?总之是圣诞节贺文啦啦啦

 
三靶友情,主周迦,微金枪(不是闪恩!是金枪!闪x刷!注意避雷!不过只有一点点啦~悄咪咪苏一波刷子)至于拉二,emmm,让他单着吧~谁让他老婆这么多的!(这是什么理由你别跑!)然后还会扯到一句伯爵天草啊什么的……

 
架空现pa学院pa商界pa?我也说不清是啥……固执己见的ooc。总之大家都是商学院大佬吧,闪闪和拉二都——超喜欢小太阳的!(就是这么苏太阳)

 
咕哒子再次友情助攻~

 
标题又一次来自歌名,这次是Coldplay的《Everglow》

 
我爱娜娜我爱太阳!


——————开始吧!——————
 
 
 
There's a feeling you give me everglow.

 
“啊——”
 

“哎——”
 

“阿西——”
 

……
 

“藤丸小姐,你已经快叹了半个小时的气了,如果你有什么烦恼,也许可以告诉我,虽然我不一定能够帮上忙,但我会尽我的力量。”
 

像是终于有些受不了不断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投射来的看智障的目光,迦尔纳微微侧过身,对身旁葛优瘫着唉声叹气的咕哒子说道。
 

终于得到了身旁人的理会,咕哒换了个坐姿,将整个上半身趴在课桌上,瘫着转过头,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坐在自己身旁,背着从窗户投射进来的光线的迦尔纳。
 

冬日的阳光过分的苍白干净,但仍然暖过迦尔纳不带血色的肌肤,衬得浑身雪白的迦尔纳仿佛圣光笼罩的天使。
 

“啊啊啊啊啊啊——!!到底为什么啊!”

 
迦尔纳有些头疼得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事实上,咕哒子保持这个状态已经有十来天了,他真的不该再次询问她原因。

 
“到底为什么娜娜突然就不再跳舞了啊啊啊!!——我觉得我的生命力在流失迦尔纳,我应该快坚持不住了。”
 

“你已经流失了十几天的生命力了,真是坚强,现在还能看到你好好地坐在我面前真是幸运,藤丸小姐,你会坚持住的。”
 

“坚强如我也不能接受娜娜不跳舞的事实啊啊啊啊啊啊!到底为什么娜娜怎么就不跳舞了啊啊啊!他这么好这么好这么好……”

 
是的,阿周那在两个礼拜前,就在他最后一场表演后的那个清晨,在社交网站上放出了自己将不再进行舞蹈演出的消息,一时造成了原子核剧烈相撞般的轰动,而现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仍有些中毒已深的迷妹如咕哒子为此日益消瘦茶饭不思。迦尔纳看着重新瘫回葛优的咕哒子,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望向窗外。
 

他想不明白阿周那想要干什么,抑或是为什么要这么干,这都是他想不清楚的。他知道阿周那并不是喜欢跳舞,但是他为什么突然停止,为什么说出那些话,为什么在说出那些话后不再跳舞,还有那些话究竟是为了什么,这都是他所不知道的。虽说阿周那确实到了该逐步接手家族企业的年龄了,可是他突然决定不再跳舞还是让迦尔纳感到奇怪,隐约间他总觉得这与那个晚上有关。

 
看着窗外的白雪堆积在稀疏颓败的枝条上,日光在新雪上闪烁,他的思绪却不可抑止地飘回那日,他想起那闪耀的镁光灯,想起那灯如何地穿梭过浑浊的空气打在阿周那的身上,想起那灯光下闪烁的汗滴,想起那舞动的身躯,那一条条美好的肌肉曲线,他想起阿周那抱住他的温度。
 

被突然的一阵寒风冻得一个哆嗦,迦尔纳将思绪扯回眼前的事物。又在发这样的呆了。他现在有点搞不明白自己了,明明他一向擅长于克制与忍耐,况且,他也从来没有什么需求过,可为什么这次却不断放任那人扰乱自己的心。

 
眼前再次闪现阿周那舞动的画面,迦尔纳感到口渴,将手伸向水杯,却意外地看着咕哒子以惊雷之势夺过了他的水杯。
 

“迦尔纳。”
 

看着难得一见的咕哒子的严肃脸,迦尔纳微微端正了坐姿,等候着咕哒子接下来的发言,却在下一秒又被咕哒子撞得东倒西歪:咕哒子整个人都趴在迦尔纳身上了。
 

“迦尔纳我求你了!我一生就这么一个请求!”咕哒子边嚎哭着哀求边蠕动着身躯。
 

“藤丸小姐,您每次都提出请求时都是这么说的。”迦尔纳看着自己身上大有他不答应请求就赖着不走的势头的咕哒子,无奈地开口说道:“您先说吧。”
 

“迦尔纳你知道圣诞节金闪闪要搞圣诞party吧?他一定有请你去对吧!”
 

“呃,确实。”看着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咕哒子,迦尔纳不知为何觉得心神不宁。

 
“啊啊啊!求你了迦尔纳!拉上阿周那吧!阿周那的家族肯定也受到了邀请了的!求你了!!!”

 
咕哒子不提醒迦尔纳倒真的险些忘了,这是个商业性质的聚会,基于吉尔加美什的背景,大部分受邀的商界巨擘的子女都会参宴。虽说仍会以校友为主——事实上,这个精英商学院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是相当有背景的商界大腕们的子女,像他这样凭借过硬的学科知识考入学院的只是极少数。
 

身为吉尔加美什的挚友之一,他当然受到了邀请,而毫无疑问,身为商界巨擘的般度家族也会受邀。

 
“藤丸小姐,我想你可能没有认识到我与阿周那同学的关系并不友善。”迦尔纳一如既往地冷静开口。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争夺第一啦!可是你不觉得正是这样阿周那先生更可能答应你的请求吗?而且……那天晚上阿周那先生看得是你吧?他一定很重视你,嗯!他一定会答应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迦尔纳求你了啦!去和阿周那先生说说吧!

 
一直埋头央求的咕哒子并没有看到迦尔纳脸上一闪而过的局促。迦尔纳知道这很奇怪,但他心里确实有一种对于咕哒子的亏欠感,他能隐约感觉到阿周那不再跳舞与他千丝万缕的联系。

 
“好吧,我会试试。”迦尔纳听到自己这样说。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答应了咕哒子啊?迦尔纳站在阿周那回寝室必经的一条路上,觉得现在别扭着抬头不是低头不是离开不是站着也不是的自己像个傻子。

 
自那天以后阿周那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地针对他,质疑他的观点,反驳他的言论,不会对他有和善的言语,甚至不会多看他一眼,唯一有区别的是,当他发现迦尔纳望向他的视线时,会带着一种不知为讽刺还是调侃的笑意回望进迦尔纳眼里,直到迦尔纳先忍不住低下头回避,而当他再次抬起头时阿周那又早已离开或干起自己的事。

 
总之,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正如自己希望的一样。
 

“迦尔纳?”
 

“呃?”迦尔纳从思绪回到现实,正好撞进阿周那没有一丝光彩的深邃的黑色瞳孔,慌乱地低下头又重新把头抬起来,恢复一贯冷静平淡:
 

“圣诞派对,希望你能参加,阿周那。”
 

这会儿倒是阿周那失去了一瞬的冷静,他用有些疑惑的目光打量了一眼迦尔纳,又重新归于平静地开口:
 

“如果这是你的希望,迦尔纳,我会参加那个品味糟糕的王的圣诞派对。”
 

“你最好不要当着他的面说。”被阿周那对吉尔的评价逗笑,微微眯起了眼睛。


而阿周那略带不悦地看了他一眼:“但愿你能够好好准备宴会的衣饰。”

……

 
阿周那躺在自己的床上,感觉到一种与迦尔纳竞争时才有的但又有所区别的无法命名的兴奋感在胸膛间冒腾。虽说他有信心自己是受神明祝福的孩子,但遇到迦尔纳这种无论是外貌还是言行都异于常人的,似乎天生是他的对头的人,他也不能肯定地说迦尔纳会是他的,尽管他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又有谁能为之作证呢,迦尔纳一定要是他的才对。
 

虽说不满于迦尔纳因为自己关于吉尔加美什的言论露出笑容,但阿周那心里还是被迦尔纳邀请的兴奋居多。



 
而另一间寝室里,同样仰躺着的迦尔纳就没有这么愉悦了。衣服什么的,果然还是穿母亲买的那套好,虽说上次在舞厅里穿了,但也不至于太不敬吧,可是想着可能会迎来阿周那的嘲讽,迦尔纳就忍不住挠了挠头发。
 

果然还是明天和吉尔和拉二说一下吧。看着对面主人不知去向的空床铺,迦尔纳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什么!?”吉尔伽美什瞪大了眼睛极为夸张地看着迦尔纳,“做为本王的挚友,当然要和本王一样穿上金黄色的炫酷服饰啊!难道这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吗?迦尔纳你竟然问我这种杂修级的问题,真让本王感到惊讶!”
 

“咳咳,黄金的,余觉得迦尔纳在讨论的是他没钱买衣服的问题,而不是买什么样的衣服的问题。” 奥兹曼迪亚斯略带尴尬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白痴室友。

“什么!?”吉尔伽美什的表情更为夸张了,“不就是件衣服吗?迦尔纳你想买几件买几件!我们这就走!”

 
“等等黄金的!”拉二及时拦住了抄起那辆闪瞎眼的金色跑车的金色车钥匙的满身金闪闪的吉尔伽美什,“我早上看见门口放着一个大盒子上面还有一束玫瑰,好像是给迦尔纳的就放他柜子里了,说起衣服,那个盒子确实好像是某个服装品牌的来着!”
 

“什么叫好像是给迦尔纳的!?”
 

“因为上面放着红玫瑰嘛!”
 

“唔,这么说来似乎也有道理……”吉尔伽美什略带深意的点了点头。
 

什么道理迦尔纳一点都没听出来。


他打开自己的柜子,确实,端放着一个礼盒。

 
“咦?太阳的你不是说还有束玫瑰的吗?”吉尔加美什跟着迦尔纳往柜子里瞅了瞅。
 

“呃,正好早上懒得去买了……”奥兹曼迪亚斯略带心虚地看了迦尔纳一眼却发现迦尔纳还在认认真真地看着盒子。
 

那是阿周那平日里喜欢穿的品牌。
 

“啧太阳的,就这态度难怪单身!”
 

“你不单哦?”
 

“什么!?本王……”
 

在身后一对闹腾的功夫,迦尔纳将盒子打开了。

 
那是一套西装,利落的黑色,领口则是炽热的红,袖口与腰部勾勒着金色的丝线,隐约成太阳的形状,创意独特又不失简单大方。


“哇这套西装好好看~迦尔纳你不要余可拿走了!”身后的两人停止了闹腾,奥兹曼迪亚斯惊呼了一句。


“得了吧!迦尔纳可没说不要,还有你这肥大的身躯穿得下迦尔纳的衣服吗?愚蠢的杂修啊啧啧……”


“余不就是变相赞美一下这衣服吗?黄金的你语文从出生到现在为止及格过吗?不过这衣服可真的挺好看的,太阳的,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人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这么一说,连吉尔伽美什都难得严肃起来,拿过盒子上下折腾了会儿却并没有发现送礼者的署名之类。


“吉尔,把衣服给我吧。”


耳边响起迦尔纳一如既往的清冷音色,吉尔伽美什颇带摸索意味地打量了迦尔纳一眼。


亘古不变的没有表情的精致面庞,带着两朵可疑的红晕。


“怎么?迦尔纳你知道是谁送的?”


完全忽视了对方脸上调侃的神色,迦尔纳转身面向窗外,从窗口可以看见阿周那的宿舍楼,他看向阿周那本应该在的那个窗口,空无一人。

 
“也许吧。”


“太阳的,怎么办?”目送迦尔纳走出了寝室门,吉尔伽美什一脸凝重地望向一边啃着薯片的奥兹曼迪亚斯。


“shen么肿么办呀?”拉二鼓着半张脸头也没抬地继续玩手机。


“别玩了!太阳谈恋爱了!”


“哦祝福他……什么!?太阳谈恋爱了?你什么时候知道了!?迦尔纳竟然告诉你而不是告诉余这样成熟帅气的人!”


“迦尔纳当然应该先告诉本王!呃不,迦尔纳没告诉我!!看看迦尔纳最近心神不宁的样子,他甚至会发呆!你什么时候看见过太阳发呆了!?他肯定是谈恋爱了!”吉尔伽美什边说边撸袖子。


“谁谈恋爱了?”


耳边再次响起那不带起伏的语调,让吉尔伽美什在脑海里认真回放过一遍迦尔纳的语言后才反应过来。


“你……你……你弟弟!”在吉尔伽美什一记眼刀明示下,奥兹曼迪亚斯慌慌张张地改了个口,打算以此了事。


结果事是真的了了。


英雄王与法老王默默地看着迦尔纳连夕照都无法拯救的苍白脸颊还有明显有些沮丧以致一直上挑着的细长眼角都有下垂的倾向的迦尔纳的脸颊,看着他默默地哦了一声转身离开。


彼此交换一个醍醐灌顶心领神会的眼神,两人表情开始抽搐起来:


又搞事了。


“我们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吗,黄金的?那个弟弟?”拉二咽了口口水。


身为迦尔纳的挚友,再加上二人家族在商界乃至世界上的地位消息灵便,都使二人成为了少数知道迦尔纳与阿周那真实关系的人。


吉尔伽美什回以一个神秘的笑容。


紧接着拉二也笑了,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那种笑容。


宿敌都在一起了兄弟都在一起了为什么他还单着?




阿周那谈恋爱了吗?

不可能。

彼此争斗了这么久,迦尔纳也算了解阿周那的性格,他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谈恋爱,更别说他刚收到了来自阿周那的一束玫瑰,别说阿周那和他说过的那些话。

更何况他的两位友人方才的反应实在可疑。

可是,很奇怪的是,莫名的不大开心。从未有过的情绪。

他恐怕真的已经不再是他自己了。



“wow~太阳这一身简直帅得余要弯~”

“得了吧少说骚话,迦尔纳可是本王的人,当然好看!”

三人站在等身镜前,此时的目光都集中在站在中间的迦尔纳一人身上。

迦尔纳仍旧那么苍白,但白色的肌肤恰好得衬出了西装那点赤红的明艳,白色的头发里偶尔露出来圆形耳环细碎的金光明媚动人。

赤色衬得他细长上挑的眼角多了一丝张扬,黑色又让他显得那么洁白无瑕肃穆庄严。黑金红白四色巧妙地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那确实是完完全全适合迦尔纳的一件衣服。

“还真是订做了一套好衣服,迦尔纳你可是纤细于常人很多的。”言下之意是那个人可真是够了解迦尔纳的身体情况。

但是迦尔纳并没有回话。

金闪闪扫兴地撇了撇嘴,一手挽过迦尔纳的肩膀,无视一旁被冷落不满的拉二,走进了会场。

一打开门,就是令人不适应的金光。迦尔纳被悬挂着的金色圆顶上倒挂着的水晶折射出的光恍得眯了眯眼,被吉尔伽美什揽着往前走动。

待到适应热烈而奢华的氛围后,迦尔纳已经站在了楼梯口。目光随着金色长梯的优美曲线下滑,定格在尽头一道整洁而优雅的身影上。

阿周那也在看着他。很认真地用他的分不清意味的目光审视着位居高处纤细身影。

迦尔纳确实是这套衣服最完美的主人。

迦尔纳看到阿周那嘴角露出的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心脏又产生了一点不妙的感觉,不过所幸阿周那并没有继续用眼神折磨他。

阿周那的目光掠过揽着迦尔纳肩膀的那只带着金黄手链的手与面部表情狂妄到狰狞的宴会主人和另一旁面部表情high到抽搐的埃及王姑且打了个招呼。

真是令人生理不悦的二人组,看着英雄王满身金光阿周那身上有点起鸡皮疙瘩,迦尔纳莫名其妙的有几个莫名其妙的朋友。

看着五官蜜汁魔性的红发少女失礼地踏着小高跟哒哒哒跑上楼梯与迦尔纳三人谈起了话,阿周那默默地回过头端了杯服务生递来的香槟,顺便miss掉那个小女生时不时投来的痴汉目光。

这是个庸俗又普通的宴会,不对,已经庸俗到不普通了。

看着闪着金光的吊灯,闪着金光的墙壁,闪着金光的地板,甚至连服务员标配的胸针都是金色的,阿周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暂时将眼睛从满世界闪耀的金光中解救出来。如果不是那无所不至的槲寄生和挂满槲寄生的金铃铛和小礼品,还有摆放位置毫无艺术感的张扬的圣诞树,他真的看不出来这是哪门子的圣诞聚会。

听着站在高处的吉尔伽美什中二属性爆棚的开场白,阿周那有点后悔他竟然来了这种无限刷低智商的地方。

耳边响起魔性而带着谜一样的熟悉感的笑声。阿周那冷漠脸瞥了一眼声音源,果不其然地看到穿着全场独一无二的基督山伯爵那头扎成小辫的白卷毛下张狂的笑容,顺带果不其然地看见某个展露着标准笑容的神父额头跳起的青筋。

真英雄不吃狗粮,阿周那默默移开视线,环视了一周诺大的会场。

视野范围内,出现了某位露着小虎牙的法国粉毛小姑娘对一个身材瘦弱的褐发少年撒娇场景。出现了盘着金黄色头发,端庄但是有一根呆毛的正经的英国王族,他们还交换了一个标准的礼仪微笑,然后阿周那被王身后另一个炸毛的金发王族瞪了一眼。另一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王族正对着面前瘦小的绿发少年憨笑,然后再是某位知名校友败家小姐瞪着湛蓝的双眼冲她的励志男友比鬼脸,看她的嘴形大概分辨出两个字:土狼。嗯?为什么这个男孩也来了,看了一眼上方仍沉浸在王的愉悦感里的金闪闪,算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现在目之所及尽是狗粮。

而他对象还站在台上和那两个冒傻气的王一起自high,哦不,是那两个王自high,迦尔纳站在一旁冒傻气。

阿周那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思索着该找个什么时机把站在目光盛处冷静地发着呆的迦尔纳拽下来。

然而,显然今天不是个适合思考的日子,或者说这里绝对不是个适合思考的地方,一阵夹杂着惊呼的喧哗打断了阿周那的思绪。

顺着人群的目光方向,在高大的金柱的时不时地遮掩下,两个人正从夜色中跨进这片金光闪耀的土地。

为首的人一头温顺的奶黄色中发,温柔标准的笑容,来自爱尔兰的温和美丽的脸庞,却身着肃立的笔挺军装。爱尔兰的大将军。

但是引起在场的小姐们的轰动的可不是他。

在这位面目温和的首领的后三步处,跟着一位黑发的军人。

张扬的黑色短卷发,一缕曲线优美的卷发划过眉间,琥珀色的瑰丽双目,以及点缀在眼角的相传有魔力的爱情痣。高大的身材,完美的脸庞,爱尔兰军队里最出名的军人之一,被称为“光辉之貌”的迪卢木多。

王室,贵族,军人,商界巨擘。还真是场热闹的圣诞party呢。

阿周那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也换上了规整统一的礼节性微笑,与迎面走来的两位军人打起招呼。

军人出现在这并没什么奇怪的。更何况这只军队与民间的枪火商一直保持着联系。

比如乌鲁克,比如般度。

当然,这可不是他此行的目标。阿周那一边笑着寒暄,一边看了一眼迦尔纳所在的地方。

随着中二王高谈阔论的结束,随着两位军人的到来引起的骚动,宴会早已开始了。

迦尔纳仍杵在原地,他是不大喜欢这样的场合的,这显而易见。法老王仍在迦尔纳身边,而另一块牛皮糖已不见踪影。

“美丽的杂种。”

背后的传来狂妄的声音。

阿周那没有回头,意外的是吉尔伽美什直接越过了他与芬恩,抱着胸兴致正兴地与迪卢木多对视。

真是最失礼的主人,不过这样方便了他去找迦尔纳。

看着黑发的枪兵行了个绅士礼一脸正气地拒绝与吉尔伽美什发生眼神交流,笔直地看向自己的将领,而芬恩温和的面色爬上了几丝阴云。

阿周那选择回过头找迦尔纳。

迦尔纳在发呆。

他并没有意识到本来就瘦得像根杆子的他立着不动时有多么像杆子,以及,在这样的人群里有多突兀。

他在想这一切奇奇怪怪的事。

譬如阿周那送的这套衣服,再譬如这些天来莫名其妙的宁静。其实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但他却因为这样觉得奇怪。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非常有问题,但他确实是这样感觉着的。

阿周那连声招呼都没和他打,虽然说一直以来阿周那都没和他打过招呼。阿周那在跟那两个军人聊天,但却没有跟他打过一声招呼,这样的认知令迦尔纳觉得有些失落。

“不错的衣服。”

回头看见阿周那嘴角略带着笑意,不受控制的感觉又开始在迦尔纳胸口蒸腾。但他拒绝过他,他有这个认识,他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想做什么。

“吉尔大概不太乐意被抢了风头。”迦尔纳看向黑发的枪兵所驻足的地方,毫不意外地看见一道金色的身影。

“他怎么想的跟我并没有关系,你大可不必为他失礼的行为找理由,既然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阿周那冷笑。

“我以为我是在为你找理由。你没必要来到我的旁边。”

冰冰凉凉亘古不变的语调。尽管知道迦尔纳多半想表达他退出谈话并没有什么而希望与他会谈的人有很多这类的意思,但阿周那还是被迦尔纳听起来像你从谈话中退出不要来我身边化解尴尬的蜜汁语言表达激得额角一跳。

所以说迦尔纳的态度与说话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吗。亏他还为迦尔纳的邀请激动半天。

但是迦尔纳惹怒阿周那的本事绝对不止这一点点。

“藤丸小姐希望请你跳一支舞。”

这次不等阿周那发作,咕哒子就一脸生无可恋地不知道从哪蹿出来了。橘色短发的小姑娘显然有点不知道如何维护现场秩序,但她捂住迦尔纳的嘴的动作干净利落。

咕哒子对天发誓她再也不会求迦尔纳当助攻,哪个助攻tm打直球的!?她咕哒子是没见过。

“娜……阿周那先生,在下只是希望能见到您起舞的身姿,绝无与您共舞的非分之想。”

阿周那笑了。咕哒子在心里擦了一把鼻血。

“可这是交谊舞,我缺少一个舞伴。”

咕哒子“我”字都吐了半个音节了,但又被阿周那审视的眼神提醒自己在三十秒前说过怎样的话。

这个脸打得清脆响亮。咕哒子发誓她再也不说谎了,她就是对阿周那有非分之想。挂着mmp的微笑,咕哒子一脸阳光地咬着牙把身边唯一的人迦尔纳推了出去。

迦尔纳很想说他不背这口锅。

看着随着他被推出去后不稳的脚步放大的面前穿着深蓝色衬衫与白色马甲白色长裤的阿周那,迦尔纳有点不知所措地回避了目光。

“衣服很适合你。”姑且说了句话想化解一下尴尬,而这也正是他心里所想:深蓝与白意外地适合阿周那深色的肌肤。今天的阿周那看起来仍是那样耀眼夺目。

阿周那没有说话。迦尔纳只得堪堪开口:“谢谢你的衣服。”

这次阿周那挑了挑眉毛,不知是算作什么意思,迦尔纳还来不及去揣摩阿周那的想法,他看见阿周那微微俯下了身,一个完美的邀舞礼,阿周那向他伸出了手。

迦尔纳的内心已经是行星撞地球了。

这绝对是假的阿周那。他可是男人,可是他的宿敌,这里可是众人目光最容易聚集的地方。阿周那怎么可能在这里向他伸出手!

迦尔纳狐疑地打量了一眼阿周那,并没有任何回应。

而阿周那看着迦尔纳微微张着嘴疑惑的表情倒是笑出了声。

“他们在关注着那个傻王和那个军人。”
说着阿周那拉过迦尔纳的手,带着他走下楼梯。

迦尔纳往吉尔伽美什所在地看去,确实,一路上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吉尔伽美什一只手撑着金色圆柱将那个黑发军人困住,迪卢木多的表情看起来像相当意外,但还是勉强维持着礼数,而一旁的芬恩脸色沉得都快滴出水了。

阿周那自然也看到了这令人蛋疼的场面,于是他拉着迦尔纳的手加快了脚步。

这世界上是找不出来一个设计师能完全对上吉尔伽美什的臭味的。所以,即使这片场所再怎么浮夸庸俗,仍有几个僻静的角落,像是上帝巧妙的安排。

随着新的一只圆舞曲被远处管弦乐队奏响,阿周那徐徐施礼,再次向迦尔纳伸出了手。

只是圆咕哒子一个愿罢了。迦尔纳把手放置于阿周那的掌心,完全忽略了在刚才行走的过程中某只短腿早已失去影踪的事实。

他不会跳舞,更不会跳女性舞步。当阿周那将手置于他的腰上时,迦尔纳才意识到这致命的一点——他确实在被阿周那嘲笑过后就再也没有跳过舞了。

他试图推开阿周那,却被阿周那轻轻掐了下腰。

“跟着我的步子就好。”阿周那不见谷底的墨色眼瞳染着笑意。

但是,这哪有这么简单啊!?几乎就在阿周那说完话的一瞬间,迦尔纳就踩在了阿周那脚上。

“抱歉!”

“亏了你瘦得快脱形。”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迦尔纳踩中后,阿周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踩脏的白色西鞋。

阿周那的心情好像很好,迦尔纳追着阿周那的视线看向那双白鞋,以往阿周那绝对忍受不了自己身上出现不洁,可今天他居然还在笑,还是那种可以闻到甜味的笑。

然后阿周那就看见迦尔纳红了脸低下头。

气氛恰好,阿周那应该抬起迦尔纳的下巴落下一个吻。

但是。

“wow~”

“hoho~”

一阵夹杂了某咕哒声音独特鬼畜的尖叫、某只大型犬科爱尔兰贵族轻浮的口哨声的嘈杂席卷走了他们微妙的氛围,也给迦尔纳带来了清醒——他望向人群拥挤处。

他不知道该不该归功于吉尔和那位军人较为出众的身高,即使人群密集,迦尔纳还是看到了就算是他都感到震惊的场景。

震惊!乌鲁克集团财主强吻爱尔兰军人!?

幸亏在场并不存在什么记者,但看着酒吞等女性兴致勃勃地举起了手机。果然,可能想让这个标题不出现在明日娱乐头条上吉尔伽美什还要费点功夫。

所以,到底为什么吉尔伽美什就做出了这档子事?

“槲寄生。”阿周那暴着青筋指了指某财主上方的一抹绿意,像是看出了迦尔纳的疑惑。

圣诞节时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们不能拒绝亲吻。

可是槲寄生作为圣诞节的饰品,几乎挂满了整个会场,迦尔纳有些慌乱地望向自己的头顶。

不知道称不称得上迦尔纳为数不多的幸运,他们的头顶并没有那绿色的植物。

真是幸运……

这是个不为人所见的角落,却能恰好看见外厅的场景。黑发的军人好像被气走了吗?还是被长官命令离开的?迦尔纳没有多想,他觉得气氛突然间变得令人不适。他看着落地窗干净透明的玻璃,望向外面的草地。

果然还是很幸运吧。

迦尔纳意外地看着阿周那突然举起了手,在自己的头顶看见了一抹出人意料的绿色,那是?

“唔……”

他还没来得及去想清那是什么,但阿周那突然放大的面孔和嘴唇柔软的触感好像告诉他了:

那是一枝槲寄生。

如果阿周那吻他,他一定会拒绝,说:“我们头顶上可没有那种绿色小草,阿周那。”

但是现在有了。

迦尔纳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但既然是神明的安排,他应当虔诚地接受吧?

放任阿周那的舌尖滑入自己口腔。

放任他一点点剥夺身体里的氧气。

缺氧的感觉,原来是如此舒适的么。

迦尔纳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他看见阿周那黑曜石般剔透深沉的瞳孔,他用那双眼睛直直望入自己的眼底。

他看见了黑曜石的光芒,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光亮。


——————苏好了——————

通过这个故事啾娜告诉我们:机会都是自己制造的。



仍然是后续看缘,例行表白太太们❤️

在学校里写文可以说是相当不爽了zzzzzz~但终于在圣诞节把文搞出来了(感动的要落泪了)

熬不住了感谢小天使们读到这欢迎捉虫❤️

要月考文回家改了orz

大家圣诞节快乐啊!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