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拂尘

我可是以挖坑营生的人笑

Scarborough Fair (2)

由于新学期已经开始了,还有学考。所以,唉唉唉,之后可能比较慢了。。有点不好意思唠嗑了(你走)

——————开始吧—————



《scarborough fair》,镇里的每个人都从小听起,烂熟于心却永怀热忱的民谣。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he once,he once...”



“She once was the true love of mine.”



“扑通”一声,迪玛希甚至还没来得及从礁石上跳下沙滩,就眼巴巴看着小人鱼一头扎进了海面,尾羽带着水珠在阳光下画出了条漂亮弧线后便溅起点泡沫消失在了海面下。



上帝啊!是哪个魔鬼指示他张的口啊!迪玛希就差抬头对着天吼出声了,他等了七天啊!整整一星期!



当然,我们可爱的迪玛希小朋友显然是神话故事听少了,不然他应该会知道有这么个传说,人鱼的歌声是会魅惑人的。



然而此时此刻整个人不好的不止是迪玛希。



Terry已经整整七天没有靠近过这片沙滩了,然而就在他真的忍不了歌唱不全的痛苦,悄悄靠近这片离人类较近但又未曾被发现的海岸边来碰碰运气能不能听到有人类唱这首歌时,他再一次完美地邂逅了他回避了七天的少年。



所以说,这到底是他全场最佳的运气还是说少年整整在这守了七天。



Terry藏在海面下的石礁后面,小粉唇撅了起来,这果然是他好上天的运气吧。父亲不是一直说自己是海神最喜爱的孩子吗?那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啊!想起上星期因为看到人类少年慌了神,一心担忧他是否有注意到自己,后悔自己响动太大,在游回宫殿的过程中竟然撞在了暗礁上,回家后还听了父亲长篇大论的安全教育,越来越觉得委屈,小嘴巴撅得都快可以挂个小水壶了。



这个男孩子,难不成跟自己八字相克吗?



迪玛希望着归于平静的海面很久,却再也没寻到那抹流光。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男孩委屈地嘟起了小嘴,一屁股靠着海边的礁岩便坐了下来,拿起根小木棍在沙滩上画着圈圈,出神地回想着那个小人鱼露出礁石外的那一点曼妙身躯,还有与海水辉映着的流光溢彩的鱼尾,还有,那歌声……



回想起那歌声,迪玛希竟又一次发起了呆。那是怎样美妙动听的歌声啊,让人想把世间一切赞美的话语献上,只为了形容出那歌声万分之一的摄人心魂,而那歌声的主人,对应的又该是怎样的美丽动人的面容呢?



一个过高的浪潮抚上了迪玛希的双脚,一个激灵将发呆着的少年一把拉回了现实。



“唉……”现实是什么?现实是他愚蠢地用歌声再次惊吓跑了小人鱼并且他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小人鱼了。



想到这,迪玛希万里晴空的心境无法抑制地飘过了一群浩浩荡荡的乌云。



他总觉得自己和那只人鱼有说不清的缘,他总觉得他还要再见到他,这也是他整整来海滩守了一星期的原因,但是,缘,谁又能说的准呢?难道因为他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小人鱼就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吗?



失落的感觉就像脚下的海潮一样,一阵一阵漫过他的心。他又想起那歌声。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he once,he once...”




回忆到这里断片,等等,小人鱼这是……不会唱这首歌吗?



这么想来,小人鱼靠近人类,也可能只是为了学唱这首歌吗?那么,小人鱼一旦还没学会这首歌,他就有机会再次见到他!



迪玛希根本没有更多的脑细胞去思考自己这个臆想的正确性与否,他所有的脑细胞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堪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惊喜的发现欢呼。



乌云被龙卷风吹散了,我们阳光可爱的少年迪玛希原地复活,想着小人鱼的歌声,嘴里也唱了起来: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she once was the true love of mine……”



“哗”



海水的声音......


什么东西露出水面的声音!



迪玛希急迫而紧张的直起身子,在礁石后露出个脑袋,带着希冀的目光落在海面上。



无需找寻,一眼万年。



海面上展现出来的是小人鱼雪白的肌肤,乌黑的长发,还有,童话般美好的面容,阳光在人鱼的身上雀跃,兴许是水珠的反光吗,迪玛希只觉得小人鱼像天神那样熠熠生辉,美好得让人的眼睛感觉刺痛。



而那条小人鱼,也在海面上望着他。



好短好短好短啊。可是早上上学啊,瘫。虽然我觉得我好像离坑非常近,但我还是想说我应该不会坑(你哪来的自信)emmm,应该不会坑嗷。爱大家❤️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