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拂尘

我可是以挖坑营生的人笑

虞美人(2)

迟到了超久的文,建议配合前文使用,希望今天不要把键盘敲坏233.


我惊喜地发现自己没什么想唠嗑的了,那就来吧?


woc,被吞了,详见图,不过没啥影响,就是一点吻的细节。我们走图哈哈。


————————————————————


迪玛希只身坐在台榭前,一手拿捏着自己的下巴,修长的手指抵着薄唇,低头冥思了有些时候了。


处理政 事果然比打仗麻烦多了。少年不满的瘪了瘪嘴,转眼眉目间又染上一片深沉。白间朝廷上有人含含糊糊地提及前朝之王,话间的隐含意味倒是传达地挺到位。哼,战事才刚平定下来,就有人要管到他头上来了吗。看来果然是自己近两日忙于处理堆积的政 务,有些不注意了。


不过,想起前朝堆积的那些政 务,迪玛希倒是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不自觉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这两日迪玛希翻阅了不少前朝的奏折,出乎意料却又意料之中地发现每道奏折上都镌刻着林志炫温婉清晰的墨迹,端端正正地排列着,诉露着字迹主人美好单纯的执政理念。真是一个温柔的君主啊,不过,这是他早就知道的,难道不是吗?


迪玛希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想占领中原那个古老的国家。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愿望从何而来,又将指引向怎样的命运,但他清楚这是他想要的。


无论是那些来自中原的精美物件,还是那些中原人,无不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那种熟悉感很陌生,带着模糊的印象浮动在眼前,想去看清时却又消失不见。明明对它一无所知,却偏偏比他生长的地方更让他感到,熟悉,还有种很难启齿的依恋。


这些陌生的感情似乎是出生起就埋在他心里的种子,生出的渴望的根随着年岁的增长逐渐占据了整个心脏。


疑惑,无尽的疑惑,以及那比疑惑更为强烈的,渴 望。


到迪玛希七岁时,他甚至开始做梦。中原的语言,他的少年音色,还有那异常熟悉的,柔软温柔的,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能感觉到,那是他想要的。


那是他想知道,想找到的人。那是他的救赎,是他的命运。


迪玛希是父亲最欣赏的孩子,不仅为着他从小是最高大最健康的那个孩子,更为着他的野心,因着他自幼对中原的渴望。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为此,迪玛希从八岁开始学中原语,而令人惊奇的是,少年在九岁时就已经可以将中原那古老复杂的语言说个大概。所有人但赞美异族下一任的王是个天才,但迪玛希深知自己在语言方面并没有什么天赋,唯独对汉字,他有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兴许不是他学会的,而是他与生俱来,他本来就应该会的。


到了九岁时,迪玛希夜夜反复做同样的梦,听那人流水般清澈的声音。梦境愈发清晰,却在清醒时抓不住任何踪影。沮丧,迷惘,以及对未知的恐惧与渴望,它们在驱使着一个年幼的孩子发疯。


但迪玛希并没有疯,在九岁那年,他知道了他命运的指向,他知道了自己的愿望从何而来。他的谜团,似乎开始解开。在九岁那年他的诞辰,迪玛希遇见了中原的王。


在迪玛希九岁那年,受着异族危险暗示的威胁,林志炫在大臣们的施压下前往异族的王宫。长途的颠簸让林志炫孱弱的身子骨有些吃不消,本来白净的脸因为不适而显露出苍白,林志炫努力保持着王者应有的傲气,不让自己显出倦色,挺直腰杆走下了马车。在抬头的第一个瞬间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那是一个孩子,一个漂亮的异族小男孩,用那样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他,林志炫没见过这个男孩,只是...林志炫的眼神在迪玛希的脸上停留只不到一秒,便大方自若地转向了迪玛希近旁的异域之王,寒暄起来。这位置,看来小男孩是异域的小王子了。


那是迪玛希第一次见到林志炫。从第一眼,根本不需要等林志炫开口,迪玛希就知道,他找到了那人。蒙在梦里那人脸上的迷雾,在见到林志炫时烟消云散,然后两张脸完完全全的映合在一起。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尽管从马车上下来的中原的王脸色略带苍白,人也偏消瘦些,甚至没有梦中那温柔的笑容。但迪玛希知道,他找到了。


接下来的宴饮十分不愉快。不仅都是大荤大肉,没什么素食,而且还有个小男孩全程盯着自己。林志炫维持着脸上礼节性的笑容,额头的青筋却突突的跳。他不恼那个全程目不转睛赤裸裸地盯着他看的少年,他甚至觉得那少年十分可爱。但异域人的暗示和讽刺确实林志炫所不能忍受的。今日是迪玛希的诞辰,他不知道年幼的迪玛希有没有听出他的族人们在说些什么,但林志炫自己知道得很清楚,迪玛希,将会是攻下中原的王么?呵。


迪玛希确实没想这么多,但这不代表他不知道。他今天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林志炫去了。那笑容装得真是糟糕,可还是很好看。直至乐曲演奏时,迪玛希发现林志炫放松了精神,不仅闭了眼,甚至跟着音乐小幅度摇晃着身体。真是,可爱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偷笑的人,迪玛希内心想到。


“来,迪玛希,今日是你的诞辰,向这位贵宾要份礼物吧,他是中原的王,他可以给你,一切。”异域之王揽过自己爱子的肩膀,指着林志炫对他说到。


迪玛希低头犹豫了会儿,直到父亲在不被人看见的地方掐住了自己的手,迪玛希才抬起头,用那双干净的眼睛望着林志炫:“您今晚...能陪我一夜吗?”中原语,不只是林志炫,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迪玛希的父亲,在听完一旁的翻译后面色已经开始泛青。只是碍于承诺,也只能勉强笑道:“希儿还真是个不懂礼数的孩子,只是不知道中原的王能否宽容大量地满足庶子的小小心愿呢?”语气根本不是在询问。


林志炫低了低头,但他能感觉到迪玛希并无敌意,更何况他没有拒绝的权力,便一句“那是自然”答应下来。


夜里林志炫和迪玛希相安无事,迪玛希身为王子,寝殿里自然不止一张床一个房间。只是在睡前迪玛希看了他很久很久,直到林志炫觉得好笑,终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睛弯成温柔好看的弧线,问着迪玛希:“干嘛一直看我?”而迪玛希只是小脸一红,也傻呵呵地回了林志炫一个天真浪漫的笑容:“您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这会儿轮到林志炫脸红了,轻轻地讷上一句是么,便道了晚安回去睡觉了。


然而这趟异族之行并不可能云淡风轻地度过。在第二日清晨,林志炫发现他被锁在了屋里。而迪玛希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还在熟睡。


没必要喊,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可怜这孩子与自己一遭受罪。异族的王与父亲有约,中原拿出足够的丝绸银两,而他则永生不得侵犯中原。于是就把愿想寄托在孩子身上吗?这种行为,无非是在向中原挑衅,赤裸裸地暗示着战争的临近。


待迪玛希醒来时就看到林志炫只身倚在雕花木椅上,闭着眼皱眉沉思。看得他一阵心痛。昨夜安眠,并没有做那个梦。这大概是他今年睡过唯一的好觉。但睡醒后他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不笨,从小生活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他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林志炫的房间里,还有那紧紧锁上的窗门是为了什么。


迪玛希内心冷笑一声,他瞧不起父亲的手段,可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走到林志炫身边,像孩子撒娇般环住他,换来林志炫一个任旧温柔但却令人心碎的微笑。迪玛希不由得收紧了手臂。没事的,他是中原的王,中原的人很快就会采取措施,他很快就能出来了。


但迪玛希错了,他们俩一起在房间里关了七天七夜。没有什么中原使者来放林志炫出来。他们是按着计划被锁上,又按着计划被放出的。


迪玛希忘不了林志炫日益失落的神态。林志炫离开时的充满痛苦的眉眼更是令他难以忘怀,他甚至希望林志炫不用从那房间里出来,他可以让他忘掉这一切,不必再面对。一国之君,竟然是这样落魄么。


迪玛希九岁那年,不仅认识了林志炫,还认识到了林志炫的处境,更清楚了自己的方向。


那个国家,不是林志炫的,也不会是其他人的。


十年后。边疆突然失守,这是林志炫如何也想不到的,而更令他不敢相信但心里却了然如镜的消息也随之传来,异国的新王迪玛希,是他,攻入了中原。战争如洪水般飞速推进,不出三个月,兵临城下。林志炫从很高的宫墙上远远地望见迪玛希,那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小男孩了,但他认得出来,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那般迷人。


苦笑一声,这人呐,谁还不会变呢?该来的,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明天不来,那就是今天来,终究是躲不过去的。只是偏偏...罢,罢,好歹是那个少年啊...


迪玛希也远远地看见了一身白衣高高立于宫墙之上的林志炫,好像,更消瘦了几分吗?忍下心头的隐痛,很快了,很快就不用这样了,志炫,很快你就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了。


“杀!”


回忆戛然而止,马车看来已经到了地方了。仆从掀开车帘,欲扶着林志炫下来,而林志炫却只是笑了下,自己躬着身下了车,随意理了下衣裳,并在门口等候的侍从的带领下进了门。


身为皇帝,多数时候他都被困在宫里,自是没去过这地方。走过比起外边繁华市井显得略为昏暗的长廊,在长廊分成两道的岔口,遮着一层层朱红罗幕,沿着走廊边大概围成了一个圆。掀开一层层罗幕,圆内的情景映入眼帘,头顶是繁星似锦的夜空,周身是红色的轻纱罗幕,在高处悬挂着一盏盏纸灯,古典而优雅,正前方是舞台,而台下,一张圆桌,两只椅子,一盏茶水静静地立于桌上。而那个高大美丽的青年人,坐在一只椅上,回头对着他露出笑容。


林志炫慌忙低下头,只有两个人,迪玛希在看他,他很清楚,沉默,难堪,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一步步往前走,直走到座位旁,缓缓坐下,便看着空无一物的舞台发呆,终究不肯回头。


迪玛希刚从回忆中醒来,看着林志炫可爱的表现,一时心情愉悦,这男人真是,和十年前没有任何两样。


不再为难林志炫,迪玛希叫上了优 伶,开始了今晚的节目。


投入到演员们艺术性极高的表演中去,林志炫这才没有了方才的尴尬,脸上也不自觉地显露出可爱的笑容。迪玛希将这些变化一览眼底,在因为林志炫开心而感到开心的同时,心里也爬上点小委屈。自己还比不过那些戏 子呢。


快乐的时光总是异常短暂。很快戏曲的表演就结束了。林志炫最讨厌的两人独处的时光又到了,没有侍从来请他回去,迪玛希也没有叫他走,就只能这样坐在椅子上,林志炫选择继续对着舞台发呆。


然而,在林志炫已经从呆滞中无数次清醒过来时,林志炫还是打破了这要命的沉默:“我先走了。”说着也不抬头,只是站起身准备离开。


“林志炫。”


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嗯。”林志炫并没有坐下。


“你,为什么不看我?”


又是一阵沉默。


逃不过。


深吸一口气,林志炫重新坐下,抬头对上迪玛希的眼睛。强忍住躲避迪玛希目光的想法,直直地和迪玛希凝视。任凭两人的目光径直落入对方眼底。


林志炫今天着了一身青白色衣裳,绣在衣服上的精巧月牙和袖边细致的云幅与这布料的颜色相得益彰。头发没有竖起来,温顺地垂落在两侧,乖巧地躺在那人瘦削的肩背上,画出曼妙的曲线。青色的发带与乌丝仿佛也是最好的搭配般互相交织着。不只是被红纱与灯映红了脸颊,或是,迪玛希更愿意相信,林志炫脸红了。他的脸不再是那么苍白,而是泛着诱 人的红色。还有那水粉色的薄唇。


林志炫睁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迪玛希俊美异常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已经向他说明了一切。


迪玛希,吻了他。


林志炫在缺氧中迷糊了很久。随着记忆一点点复原回脑子,林志炫这才清清楚楚的知道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二话不说转身走出了这个是非之地。独留迪玛希一个人仍坐在椅子上。


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

我发现唠嗑的毛病是改不掉的。

迪老师的语言天赋?我才不管

命定梗雷?我才不管

场景什么的,我乱想的,我才不管

画风突变?我的错啊啊啊!

已经放假了,接下来会努力的!

ps:又是深夜(凌晨)又神志不清。写得不好求放过。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