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毛拂尘

我可是以挖坑营生的人笑

虞美人(1)

预警真的太多了,我得一层层循序渐进的说明。。

首先,ooc上天际呗,一个超无知的傻缺理科生写古代?古代是什么?对我来说古代只有一个朝代,那就是古代。地理城市什么的也完全不懂,电视剧也不看,只能是完全架空咯。

如标题所示,这是学这首诗的时候冒出的脑洞(你上课在干什么!)总之就是亡国帝王林x异族王迪?he是肯定的,反正架空是吧。

如上述,高中狗一只,并且,是学业重的类型?我也不知道我为嘛要这么对待自己。。所以文更的可能慢,但是会努力不坑的,这可是迪炫哎!(突然兴奋.jpg)

好吧废话了那么久,最要命的来了。那就是我根本不会写文。。虽然平时喜欢写写诗什么的,但文章结构一直处理不来。。而且没写过同人。。但我真的挺想做点贡献的,所以不要喷,眼泪掉下来。。总之文笔要求高的千万注意。。

好吧开始吧。。

————————我是正文分割线———————————

 

他不喜欢见他。林志炫一点也不喜欢见到那个一身玄衣俊美异常的异族人。林志炫很少有这种情绪,但这次,他真的不喜欢,也不希望见到那人。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是他的王啊。哎,可笑,可笑,昨夜梦里,雕栏玉砌依旧,而他在皇宫后花庭的朱阁里满心欢喜地哼着新谱的小曲。一觉醒来,闻着那熟悉的白梅香味,还以为自己准是不留神倚在那雕饰华美的栏杆上睡着了,刚想笑自己糊涂,睁眼醒来,那无奈的笑意竟只能化作牵起一点嘴角的自嘲。呵,国,已经亡了呀。

安安静静地坐直身子,又不甘般的环视了四周,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笑笑。罗幕外的侍女发觉林志炫醒了,便唯唯诺诺地报到:“王上请您今晚和他一起去赏出戏。”林志炫刚想开口拒绝,却在开口吐字之际堪堪顿住,又兀自摇了摇头,嗯了一声答应下来。说好听的,他住在这精致的阁楼里,每天锦衣玉食,一个逍遥侯爷。说难听了,他只是人家的阶下囚罢了,一介下囚,又有什么资格拒绝别人呢,何况这人,是当今的王。

想到这,林志炫又兀自神伤起来,蜷起双腿双手抱着膝盖静静地坐在床上,看那床栏上浮着的雕花,那雕刻的手法透着自由潇洒之气,但又精巧细腻不亚于中原最好的木匠,虽然是中原的花纹式样,但仍可看出出自异域名家之手。制床的木是他喜欢的红豆杉,被褥、衣物等日常用物也不输皇宫,甚至连婢女,都像是担心什么似的刻意安排了中原人。日常起居都同往日一般,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什么都不曾改变。异族的王,迪玛希,是真的对他仁至义尽了。但林志炫仍不喜欢见迪玛希,因为他很清楚,什么都已经变了。他是无能君主,但他不傻,他清楚地知道,一切都已经变了。可是,纵然他是个无能君主,他不善理政,他知道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国竟亡在了他手上。他是亡国之君啊,而迪玛希,少年称王,并在几年内带领他的族人称霸中原,这落差,实在是……他是见过迪玛希的,准确的说,在此之前,迪玛希还请他吃过异族佳肴,请他品过茶,骑马射箭等赛事也没少请他观赏,甚至还请他出去骑马狩猎,观花散心……大部分邀请他都以身体不适等理由推过,可无奈迪玛希又以探望关心为由上门拜访,尽管林志炫总低垂着眼睑,尽量不去看迪玛希,但这样你来我往的,难免还是会看见他。迪玛希生着一张异族人的五官深邃的脸,但却生得中原人的白净秀气,加之年少,少年面目,倒真差点以为是个中原人了,况且迪玛希还和自己有说不出的相似,他好几次听宫女议论过的。只是迪玛希眉目间掩不住的张扬意气与眼角眉梢的妖娆妩媚还有中原人很少有的过分挺拔的鼻梁与清晰的面部轮廓,以及长期骑马射箭打仗所铸就的高大身材,无不提醒林志炫迪玛希是个异族人,是那个打败了他的,异族的王。

林志炫起身坐到梳妆镜前,被身边的侍女打理着,又开始恍惚,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又消瘦了几分,本来就没什么肉的脸看起来更加清瘦,直叫人心疼。林志炫其实在中原人中算高了,但因为瘦削,加上天生骨头细巧,头发散着,看起来竟像个江南女子般纤弱的,只是没有了脸上的那点红润,苍白得好似不在人间,真是,落魄啊,林志炫又自嘲了一番,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这两人,倒像极了我们这两国啊,这样,我又如何忍心去看迪玛希哪怕一眼呢。

没有区别的日子很快过去了,日子什么时候如此麻木了呢,亡国后,抑或是更早之前,在那些杂事缠身的日子里,时间就这么不值钱了吗?除了把玩乐器作词弄曲的时光外,时间仿佛不是自己的那般,呵,兴许自己真是个生来的昏君吧……只是,那些政事,又何时轮着他去做主呢?多狼狈啊,一个帝王,不过是一个受那些忠臣们喜爱的木偶。而现在更好,国亡了,担着这亡国之君的名号的却是他啊,他不在意市井的闲言碎语,骂他软弱无能的,嘲笑他不爱江山沉迷声乐的,他都不甚在意,这些话,从小到大,又怎会听得少呢?只是,他的国亡了呀,他是不善理政,但多少个夜晚,他处理政事直到昏睡,那些政客留下的书,那些治国之道他又何时少看过,他是不善理政的,不然怎会让那些忠臣给捏的死死随意操纵呢?他为什么,偏生做一个帝王呢?为什么,国偏偏亡在了他的手上。

一边侍女见主子又陷入了沉思,一时面露难色,自国门被攻破以来,林志炫就经常发呆,也不和人交谈,大概是独自神伤,不想打扰吧,可是已经到了和王上说好的时间了,几经犹豫,最后还是忍不住报了句:“侯爷,与王上说好的时间要到了。”林志炫眼里的云雾一下消退了大半,转眼看向窗外,天色已是慢慢黯淡下去了。随手挽过耳边几缕长发,身旁侍女见了赶紧拿了梳篦要帮林志炫束发,林志炫却一句罢了拒绝了她,只将额边耳鬓的细长头发抚至脑后,用根青色发带绑好。看着倒还干净,虽散着发,但不至于落魄。侍女见他只打算这样,不禁犯难道:“这样怕是,”却被林志炫一个眼神阻断了话。就这样,已经够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在闹什么情绪,只是实在不想为那人梳妆。见侍女一边准备好的青白月牙裳倒还算简单,也不再为难她,由她服侍着穿上了。马车早已在门前等候了,出了周边一圈清净地,很快到了市井中心,夜的帷幕已经拉上了,但市井地段仍然热闹得狠,灯红酒绿,朱门酒肉。在这车水马龙的路上颠簸着,林志炫一时迷惘了自己的方向。

下一站的爱恨情仇,怕是与自己再无关系了……

——————————————————————————————

下一章主奶迪视角吧,奶迪内心:林志炫咋那么难追!?(误)

本来还想写的,但已经很晚了,明早要上学。。时间估计错误,打字好麻烦,别人家的键盘难用到想拿起来砸掉。。气死了。。打字渣掉泪。。接下来要期末考了,好吧我还是会努力更的。

 

评论(10)

热度(30)